Professor Mark Slobin 退休慶祝研討會與音樂會

作為當今民族音樂學界最多產、最具原創性的思想家之一的 Mark Slobin,將在今年於 Wesleyan 大學退休。Wesleyan 大學暨音樂系為他在 4 月 16日 (2016) 舉辦了整天的研討會以及音樂會,其活動自上午 8 點開始,一直到將近午夜才結束。許多目前在美國各大學任民族音樂學教職的學者,以 Slobin 教授的老師、學生、以及友人的身份,分別以在研討會上發表論文、感言、遠端影音祝福、以及音樂會演奏等方式,來慶祝 Slobin 教授的榮退 (雖然很顯然的,Slobin 教授只是從教職退休,其手上還有好幾個即將與正在進行的研究計畫,離真正「退休」的日子還相當遙遠)。

研討會別開生面地以「研究生告別研討課」(Mark Slobin’s Valedictory Graduate Seminar) 作為開場,讓目前在 Wesleyan 攻讀學位的 Slobin教授的學生,輪流以五分鐘左右的時間,跟所有與會人報告自己的研究。作為一個論文拖了不算短時間的候選人,我也突然地被點名起來報告。這個開場,其實正反映出 Slobin 教授一貫的風格,嚴謹多產的研究、簡短但精確的評論、以及對學生不遺餘力的關照。就連在這場慶祝自己一生各項成就的日子,除了在台下回應發言,Slobin 教授沒有上台講過一句話,把舞台讓給他的學生。

 

 

除了 Slobin 教授在 Wesleyan 的同事 Eric Charry, Su Zheng, Sumarsam, 與 Ron Kuivila 以外,上台發表論文與談話的包括 Slobin 的學生 Hankus Netsky (New England Conservatory of Music), Jeffrey Summit (Tufts University), Amanda Scherbenske (The New School), Barbara Kirshenblatt-Gimblett (NYU), Marc Perlman (Brown University), Zoe Sherinian (University of Oklahoma), Michael Veal (Yale University), Laxmi Tewari (Sonoma State University), Jorge Mateus (Association for Cultural Equity; Center for Traditional Music and Dance), Andrew Dewar (the University of Alabama), Maria Mendoca (Kenyon College), Junko Oba (Hampshire College), 以及 Ljerka Rasmussen (Tennessee State University)。這些論文當中,有許多人從他們自己的研究開始,再談到 Slobin 教授如何啟發、引領學生思考,以及許多精闢、一針見血的評論與指導,讓學生如何從中獲益。也有一些論文,講得完全是自己最近最新的研究內容,與 Slobin 丁點關係也無,但卻呼應了 Slobin 一貫的專心研究,不在乎虛名與形式的作風。就如 2014 年在民族音樂學年會的 Seeger 講座上,Slobin 作為 Keynote Speaker,迥異於大多講者在講座上描述自己的學術經歷與成就,或對學界的期許與評論,Slobin 在講座上講的是自己最新、對於底特律音樂歷史文化的研究。其講座題目為 “Improvising a Musical Metropolis: Detroit, 1940s-1960s.” 請點此觀看該場講座的影片,請從 2:09:51 開始看,由 Judith Becker 引介 Slobin 開始。

其它發表談話的還包括 Judith Becke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Ted Levin (Dartmouth College), William Malm (Slobin 教授當年的指導教授) (University of Michigan), Bonnie Wade (UC Berkeley), Kay Shelemay (Harvard University), Anthony Seeger (UCLA), 以及最後以 Slobin 教授的哥哥 Dan Slobin (UC Berkeley) 的 “Growing up with Mark” 作為結束。

從這些論文與談話當中,真是能夠令人感受到一個重要的思想家、學者、多產的作者、以及受人敬重的老師是如何以身教、言教、以及等身的著作來直接與間接影響、啟發同儕、學生以及與民族音樂學領域直接或間接相關,甚或完全無關領域的人。其實,在美國民族音樂學界的人都知道,美國民族音樂學界的人當中,有極大部分的比例都與 Wesleyan 大學有關,他們大多都曾在 Wesleyan 唸過大學、或是取得碩士或博士學位,而 Slobin 在 Wesleyan 待了四十多年 (自 1971 至今),不知有多少人當過他的學生。

晚上的音樂會主要由 Slobin 的學生們組成,節目包括 Irish Set, Yiddish set, Korean Saumul drumming, Mongolia throat singing 與其它多種音樂,最後還加上由Sumarsam 和 I. M. Harjito 帶領的 Wesleyan Gamelan Ensemble 演出 Javanese Wayang Puppet Play Jrjuna in Mediation. 音樂會到 11 點多才結束。可惜我必須驅車趕回波士頓,無緣去聽音樂會。

 

Photo by Rob Lancefield

 

Photo by Rob Lancefield

 

最後還是找了一個機會跟 Slobin 照了一張相,這也大概是我在 Wesleyan 這麼多年來第一張跟他的相片吧…當然,言談間還是免不了受到叮嚀,至於說些什麼,則不好啟齒,就免報告了。

 

 

下面列上一些 Mark Slobin 最具影響的著作,大家有空可以參考 (偷個懶,就不列詳細文獻資料了,請自行 Google):

Music in the Culture of Northern Afghanistan (1976)

Tenement Songs: The Story of the American Cantorate (1982)

Subcultural Sounds: Micromusics of the West (1993/2000) – 近年影響民族音樂學研究最大的著作之一

Fiddler on the Move: Exploring the Klezmer World (2000)

Global Soundtracks: World of Film Music, ed. (2008) – 民族音樂學電影研究的經典,請看 Slobin 在開頭與結尾的幾章

其它還有超過 50 篇的期刊論文,請讀者自行查閱。僅列兩篇近年比較重要的:

“Musical Multiplicity: Emerging Thoughts,” Yearbook for Traditional Music 39:108-16 (2007)

“Central Asian Film Music as a Subcultural System,” Ethnomusicology Forum 18, no. I:153-64 (2009)

 

會後雖然還有關於台灣與美國(民族)音樂學界一些感言,不過今天就先不發牢騷了…下篇再敘…

Posted in Ethnomusicology, Scholarship.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