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思想史 – RILM 出版品

Répertoire International de Littérature Musicale (RILM; 國際音樂文獻叢刊; 國際音樂文獻資料大全)在 2009 年出版了一部大部頭的 Music’s Intellectual History (音樂思想史)。其中包括了 66 篇文章,探討自文藝復興以來(主要為西方)的音樂學術史。 詳細的目錄可從此下載 PDF 檔。 官方網站上的介紹:http://www.rilm.org/publications/publication_Perspectives.html 找時間快來翻翻…

PYGMIES DANCE JAZZ – 天真傲慢探檢者的"紀錄片"

在讀 Huib Schippers 今年剛出版的新書 Facing the Music: Shaping Music Education from a Global Perspective 時,讀到了關於這段影片的描述。到 Youtube 找了一下,居然真找到了這個段落: 這是由來自美國 Kansas 州的一對夫婦,Martin and Osa Johnson,於 1930 年代,在中菲針對 Pygmy 族所拍攝的紀錄片,取名為 Congorilla。看了以後,雖然早就充分瞭解在當時歐美殖民主義盛行時期的背景,但還是令人驚訝於這個紀錄片製片 (Martin) 的無知與不自覺(?)顯露出的傲慢與優越感。難以想像,居然可以想得出要這種「帶給這些小野蠻人」(the little savages)、這些「孩子般的 pygmies」(child-like pygmies),「我們的摩登音樂」的想法。裡面這段話更令人瞠目結舌: 「It was remarkable the way they quickly caught the rhythm of our modern music; sometimes they got out of time, but […]

1931 中國北京的街頭布袋戲(?)表演

這是一段由 Deane H. Dickason 在 1931年用 16 釐米攝影機所拍攝的中國北京的紀錄片,名為 Ghosts of Empire – Peking (暫譯:北京 – 帝國餘魂)。裡面記錄了在 1930 年代北京的日常生活,內容包括市集、街道清掃、理髮、溜鳥等等…當然,這段記錄片所呈現的,是一個西方凝視下的中國,一個透過西方殖民之眼所看到的中國。撇開這個更為嚴肅的議題,至少可以在其中看到一些「片段的真實」。 Peking – Ghosts of Empire 1931 不過,影片中更為吸引我的,是中間有一段一個單獨的街頭藝人的偶戲表演(4’14” – 5’19″)。影片中可以清楚的看到,該名藝人肩挑扁擔,前方吊著的是一布圍的木製小型四角棚舞台,並由一根木頭支撐。扁擔後挑的像是一個鐵籠,裡面裝的應該就是戲偶道具等等。這個形貌,和李斗在《楊州畫舫錄》中的描述相當類似: 「……又圍布作房,支以一木,以五指運三寸傀儡,金鼓喧闐,詞白則用叫顙子,均一人為之,為之肩擔戲。……」(卷十一 – 虹橋錄下 – 39 條) 雖然在影片中無法聽到是否有金鼓喧闐,也沒有辦法聽到其「叫顙子」的聲響為何,但其影片中的表演,的確像是肩擔戲模樣。(事實上,既然由一人操演,如何能夠金鼓喧闐,也令人好奇。或許可以從中國四川的「被單戲」或是湖南的「肩擔戲」表演中看出) 看了這段影片,不由令人聯想台灣布袋戲的歷史,不知早期布袋戲藝人「一人口白、雙手撐偶」的街頭演出,是否也就是類似這等模樣? #題外話,目前所知,台灣的布袋戲發展到 1930 年代末的皇民劇時期,就已經出現用唱片播放,使用歐美古典音樂與日本音樂的形式了。也由於吸收了人劇的表演形式、劇目與音樂,也早已形成劇團制度。像影片中這樣的表演形式,在1930年代的台灣可能極少或甚至不復存在。而台灣一些早期的紀錄片中,不知有否紀錄相關的影像…(至少最早由日人高松豐次郎在1907年所拍攝的《台灣實況の紹介》內應該是沒有的)如果有任何識者知道相關訊息,也煩請告知… 這段影片來自 Youtube 上的 The Travel Film Archive 頻道,裡面有關於世界各地,攝於 1900 到 1970 年代的紀錄片,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過去看看。其官方網站為 http://www.travelfilmarchive.com/。 這個頻道中關於東亞的影片還有: Forbidden City 1940s […]

SEM 53rd Conference at Wesleyan || SEM 研討會 – 2

上一篇談到一些民族音樂學會本屆在Wesleyan研討會之會前會的情形,提及了其運用網路通訊科技舉辦視訊會議的新嘗試。這一篇就稍微來談論一下本屆會議的另一個重要特色,亦即其多點、多場的音樂會,與世界音樂工作坊(world music workshops)。 過去SEM年會舉辦的場所,大都是選在一個都市內的一個大型飯店。所有的會議、討論、與各項活動,基本上都集中於同一個地點。如果有旅遊或是音樂會,若能於飯店內找到適當的場所,則在飯店舉行(如2006年於夏威夷的年會);若否,則在特定時間於特定地點,由專車送去活動場所,完畢再由專車送回飯店(如2005年於亞特蘭大的年會)。由於本屆會議的舉辦地點是在大學校園內,Middletown 本身又是個沒有什麼地方可供觀光的小鎮,再加上Wesleyan本就是以具有眾多來自各種文化的樂團而知名,因此主辦單位特別規劃了今年多樣的「夜間活動」,保證讓每一個與會者,每天晚上都累趴下。 此一規劃的原則為:自會議開始日起,每天晚上(有時中午)都會有 2 到 3 場工作坊同時舉行(第一天除外,只有一個),由 Wesleyan 以及部分外校的教授或研究生,負責教授來自特定文化的特定音樂內容,例如 David Nelson 講授南印度鼓的「口頭譜」solkattu;  Harjito 則講解印尼爪哇的Gamelan音樂; 本人則負責京劇鑼鼓的部分。 此為京劇鑼鼓工作坊的教學狀況 (因未到其它的工作坊拍照,所以目前無法提供相片) 其日程安排如下: SATURDAY (Oct. 25) 8:00pm-9:00pm WORKSHOP 1: New England contradance (Beckham Hall) SUNDAY (Oct 26) 8:00pm-9:00pm WORKSHOP 2: South Indian solkattu with David Nelson (Fayerweather Theater Rehearsal Room) 8:30pm-9:30pm WORKSHOP 3: Javanese gamelan with Harjito […]

SEM 53rd Conference at Wesleyan || SEM 研討會 – 1

SEM 53屆研討會已經過了將近三個禮拜了,一直想要寫一些關於這個研討會的情況,但卻一直被教課、寫作以及其它瑣事纏身,好不容易今天找到些微時間,可以東聊西寫一番。 本屆研討會選在Wesleyan University 其實有其歷史意義。眾所周知,Wesleyan為美國民族音樂學發端之時的重鎮,一些早期的會議(那種一張桌子就可以坐滿所有「民族音樂學家」的會議)是在Wesleyan開的;SEM的發起人之一,David McAllester在Wesleyan任教直到退休;Wesleyan 是最早以世界音樂(World Music)概念設計課程,並提供學位的美國學校之一,事實上,現在民族音樂學碩士班的課程也依舊以「世界音樂」為名。其第二次獨立的年會(1963)(第8屆,之前大多與美國音樂學會年會同時舉行;其第7屆為第一次獨立年會,由Indiana大學主辦,地點為Indiana Memorial Union)就在Wesleyan 舉行。相隔12年之後,其20屆年會(1975)再度於Wesleyan舉行。但自此之後,便未曾在Wesleyan舉辦。因此,這個相隔30餘年之後的年會再回到Wesleyan,無論對於SEM或是Wesleyan,均意義非凡。 Wesleyan 的民族音樂學在美國學界具有一定的地位。其培養出的博士生遍及世界各地,許多學界的人,即使其博士不是在Wesleyan拿的,但也可能在此唸過大學或是碩士課程。除了一定的學術聲譽以外(我好像不應宣傳太多…),其多元的世界各地區的樂團課程(music ensembles),也是其重要特色,包含南印度器樂、聲樂、舞蹈;非洲鼓樂、舞蹈;印尼爪哇、巴里的Gamelan與舞蹈;中樂團;京劇鑼鼓;韓國鼓樂;日本太鼓;鋼鼓樂團;巴西樂團以及當代實驗爵士樂團在內,每個學期學校都能提供八到十個來自不同文化的音樂可供學生選擇,為全美甚至世界上極少數能提供如此多元音樂文化實踐的學校之一。 為了能體現學校長久以來多元的傳統與學術特色,並結合當代科技的應用,Wesleyan做出了一些以往未曾有的特殊規劃。首先,其預前會 (pre-conference)首度以視訊會議的方式舉行,邀請來自台灣、中國、印度尼西亞、非洲(南非)的學者,於當地(各國學校所在地)以及本地端(Wesleyan)同時連線,由每位學者發表簡短的文章或聲明,之後再與各地在場參與會議的學者、學生一同討論。其中台灣的部分由台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負責邀請各校師生參與,而由王櫻芬教授發表論文。*而其參與的方式,除了各地遠端連線以外,尚可以利用會議提供的skype帳號,以call-in的方式與會議連線,即時提供自己的意見;若未能親自到場參與會議,會議全程也以webcast的方式進行網路直播,所以只要能連上網路,便不會錯過任何一場會議。 議程、與會學者簡介與論文 台灣、中國會議實況,右上角為台大遠距會議中心 台灣大學與會之學者與同學 所有的會議,除了第一場有零星的技術問題以外,各場進行都相當順利。連線品質相當流暢,甚至筆者晚間在參與另一場會議的同時,還利用無線網路遠距觀看晚上的綜合研討會,甚至還看到忘我,跟與會人士一同鼓掌,還因此換來我所在會議白眼雙雙…… *題外話,在所有發言的台灣與中國的學者當中(1位來自台灣、8-9位來自中國),只有王櫻芬教授與來自中國中央音樂學院的張伯瑜教授以英文發言。每位發表者均依自己的研究領域提出創見,而王櫻芬教授無論在語言或論文內容上,均獲得與會人士的好評!另外,台大的連線狀況也是全部連線中最佳的。因此台灣在此會議當中,無論在學術或科技上,均給予與會人士相當深刻的印象。 #### 待 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