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女萬事足?

常聽人言,「有女萬事足」。古往今來許多大大小小的故事、例證,似乎也反覆提升了這句話的強度。就在 09 年末一個大雪紛飛的日子,我們也終於加入了「有女」的行列。有女在家,可述說的事情萬萬千千,淚水、汗水、笑到流口水的事件也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不過,這篇就專門來談談「萬事足」的部分吧。 當然,在讀者諸君往下讀之前,我要先強調,有了小女的確為我們帶來心理上無限的滿足,也有非常的歡樂喜悅,無庸置疑。(Zoe,有文為證,有了妳我們真的很滿足!) 不知道其它「有女」階級是不是都感到「萬事足」,但我想至少目前為止我們都是「睡眠不足」、「時間不足」,這兩天更被嚴重的擊潰防線,讓我們也「自信心不足」! 從小女誕生的前一天起,連續五小時以上的睡眠就已經頭也不回,悄悄地離我們遠去了… 由於生產過程相當艱辛(此篇留待後續),從午夜開始一直到隔天下午小女「面世」之前,就幾乎沒有打盹的時間。等到萬苦千辛的媽媽將小女生出來之後(嚴格地說,是挨了一刀後,由醫師抓出來的),想說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吧?NO NO NO,我們待的不只是全美排得上名的 Baby-Friendly 醫院(醫院官網說全美只有 44 間,不過今年好像有新增不少),也是母嬰同室並強力鼓勵母乳親餵的醫院。(以學術用語來說,就是以新生兒需求為中心取向的醫院,哈)因此,推到房間後,除了看看寶寶,護士幫寶寶洗了第一次澡後,立刻就問:「要不要餵寶寶?」好吧,誰能說不要呢?偏偏在一旁乾著急的老爸全不具備這項重要事業的基本條件,就這樣,剛剛才挨了一刀的老婆大人,貢獻出了營養豐富的初乳。自此以後,我們的生活就陷入了:「哺乳 – 換尿布 – 逗寶寶兼傻笑兼拍照 – 逗太嚴重導致哭泣後的安撫 – 哄寶寶睡覺」的循環當中。 由於醫院要求「基本上」要每兩個小時餵一次,所以我們家小女無論日夜,好像都一直在吃吃吃。雖然我們已經將哺乳時間偷偷地調整為 3 小時一次,但每次 30 分鐘左右的「用餐時間」,15 到 30 分鐘的「餐後娛樂」,加上「起床氣」與「睡前盧」的時間,我們中間可用來睡覺的時間可就寥寥可數了。幾天下來,不要說什麼讀書大業、博士論文,就連去辦理一些生活瑣事都找不到時間,我家太座的月子大業,也因此就縮了不少水。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夫婦倆每天都處於睡眠不足的狀態,也都沒有足夠的時間處理其它事情。心裡只能一方面慶幸現在是寒假期間,還不用去工作;另一方面就想著:所有的人、書都鼓勵說,這樣的日子撐幾個月就過去了,我們就跟大家一樣,撐一撐就行了。 然而,經過幾天的操練,兩對熊貓眼在對視許久後,終於決定祭出百歲醫生訓練法,強調「是寶寶搬去跟我們住」,而不是「我們搬去跟寶寶住」,開始制定一套生活常規作息表,試圖取回一些我們自己的生活空間。我們訂定了每四小時用一次餐的時間表,讓我們家小格格照著這個時間表作息。前幾天進展十分順利,白天基本上一切正常,小女很少哭鬧,照著作息吃、玩、睡,除了晚上偶而使使小性子以外,美好的光明似乎就在眼前。看著記錄本上 3 am – 7 am – 11 am – 3 pm – 7 pm – 11 pm 的用餐記錄,我們的嘴角都不自覺地浮起了得意的笑容。為人父者還大聲宣稱,「百歲醫生真有效,還我時間!」 誰知,就在昨天,峰迴路轉,我們家聰明的小靈精似乎察覺了父母的意圖,這個從小就有主見的孩子(真的是從小!),決定絕地大反撲!首先,Zoe 進行了晚上不睡覺運動,到了晚上就瞪著大眼睛,難以哄睡。即使入睡,睡眠也很淺,往往我們前腳離開她的房間,後腳哭聲就來。嬰兒的哭聲真的是最佳的武器,為人父母者,未能有不心酸不忍者。或許是抗議我們前兩天為訓練而讓她在黑暗中哭了幾十分鐘後入睡的舉動,Zoe 更採取了「哭不停」政策。千萬不要低估小孩子的能力,書上寫什麼哭 15 到 45 分鐘均屬正常,我們家小格格可奉送一倍有餘的時間。這一政策相當有效,大大地動搖了我們的信心,讓我們開始擔心是不是身體有什麼不適?開始尋找可能的原因。這時,Zoe […]

2010 哥倫比亞大學音樂學術研討會徵稿

MUSIC AND MONEY: Examining Value in Music Columbia Music Scholarship Conference 2010 The Columbia Music Scholarship Conference invites graduate students to submit abstracts to be selected for presentation at our seventh annual meeting, which will take place on March 6, 2010 at Columbia University. We are soliciting proposals from scholars active in all fields related […]

期刊徵稿 – 電音舞曲文化期刊

::: CFP : Special issue of Dancecult: Journal of Electronic Dance Music Culture ( http://dj.dancecult.net ) ::: Title: Producing EDM ::: Guest Editor: Dr. Eliot Bates (University of Maryland, College Park) ::: Deadline for completed submissions: May 1, 2010 The third issue of Dancecult, the open-access peer-reviewed journal on electronic dance music cultures, will focus […]

期刊徵稿 – the Pacific Review of Ethnomusicology

CALL FOR PAPERS The Pacific Review of Ethnomusicology (PRE) is seeking submissions for its 15th volume, scheduled for publication in Spring 2010. This peer- reviewed publication, now celebrating its 25th anniversary, is edited and managed by graduate students in the Department of Ethnomusic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 We welcome submissions not only […]

速度 168 的美妙音樂

初次聆聽胎兒的心跳,是一種令人感動的經驗,讓人能夠立刻感受到造物主的奇妙!至於能夠天天聽到寶寶心跳,讓父母能夠在寶寶尚未出生前便能與其「互動」,則要感謝胎心音監測器的發明了。 話說第一次聽到寶寶的心跳聲是在寶寶約 11 週的時候,帶著初懷孕的老婆,到醫院作第二次產檢。(第一次產檢照超音波,可以看到寶寶的樣子)在例行詢問過後,在醫生(可愛的微笑師丈)的操作下,利用心跳監測器,聽到寶寶的心跳聲。咚咚、咚咚,速度在168上下,強而有力地持續進行,令人感動到不行,但並沒有噴淚… 但是呢(現在要進入正題),這麼令人感動的音樂,要一個月才能聽一次,是否太久了一些?我們夫婦決定,這樣的情況是不能讓它發生的,我們要「天天聽」! 回到美國之後,聽過一番搜尋,決定花個百元大洋,自資本主義網路科技之典範的Amazon,將胎心音監測器買回家。今年景氣應該真的很不好,因為一下訂,大約三天就到了。 這就是我們買的胎心音監測器,此物名喚 Hi Bebe! 購買時,還隨機附贈了一瓶 Gel (事後證明,有用有差,用了比較容易聽到) 這是我們自己拍的相片 產品內容有下列幾項: 需要安裝兩顆AA的電池 測量到就會顯示心跳速率 此物的液晶顯示螢幕,上面可以顯示胎兒心跳的速率,如果訊號夠明顯,右方的小心號便會被填滿,或微弱則只有空心的符號。播放的音量可以調整,調大聲一些的時候,連肚子裡各式有趣的聲音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有時聽到類似咕嚕咕嚕,或是開門的聲音,後來聽助產士說,那是胎兒翻身的聲音,真是有意思。 買了這個好玩的監測器,夫妻倆真是愛不釋手,一天至少早晚要聽兩次。剛開始都要找一下才能找到,當寶寶漸漸長大,也就越來越容易,有時甚至一放上去,就能聽到噗通噗通的聲音。我們聽到的速率,一般都在152上下,有時會在140左右,那時我們就判斷可能是在睡覺。聽到寶寶的心跳,真是令人開心又安心。 不過我們夫婦的另一項娛樂,就是使用這個監測器互相量對方的心跳,總是要聽聽對方心在哪裡囉!也更能感受夫妻的心……老婆老是說,寶寶的心跳像我…… 好啦,重點應該是介紹機器。我要說,這是個很好的機器,夠靈敏、好操作,是家有孕婦者的居家良伴。平時可以定期監測胎兒心跳,隨時瞭解胎兒的狀況;閒時也可自己使用一番,以為娛樂。至於廠牌,讀者可自行選擇,本人與 Hi Bebe 的廠商沒有任何關係,因此也就不特別推薦啦(有關係也不會特別推薦)。

民族音樂學網路資源

新增民族音樂學、音樂研究、與世界音樂相關網路資源連結。 內容包括主要研究機構、協(學會)、研究中心、各地連結資源收集網站、以及部分世界音樂課程之 Youtube 連結。目前持續更新中,如有任何建議連結或是連結失效,亦請告知。 請至網路資源網頁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