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家廣播電台訪問民族音樂學家 Simha Arom 與 Michael Tenzer

NPR (National Public Radio; 美國國家廣播電台) 在今天 (2/27/2010) 訪問了 Simha Arom (ethnomusicologist and director emeritus of research at France’s National Center for Scientific Research) 以及 MIchael Tenzer (Professor of Music,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其中討論了中非音樂以及岜里的 Gamelan 音樂,一些民族音樂學或世界音樂的概念,還有一些取自兩位民族音樂學家田野調查的錄音。 完整節目資訊可以在 NPR 網站看到,並可以下載收聽該完整廣播 The Roots of World Music 若要直接收聽,可點選 完整廣播錄音 Enjoy it!

白蛇傳 -夏威夷大學製作!

夏威夷大學在今年二月份製作的京劇<白蛇傳>的一分鐘短片,此劇由 Elizabeth Wichmann-Walczak 和 Hui-Mei Chang 導演。真是不簡單!! Jingju (Beijing opera) The White Snake @ Yahoo! Video 演出日期為:Feb 5, 6, 10, 11, 12, 13 at 8pm; Feb 7 & 14 at 2pm. 詳情可見:http://www.hawaii.edu/kennedy/ 另: Wichmann 在 1991 的出版京劇專書 Listening to Theatre: the Aural Dimension of Beijing Opera 在 2008 年才由中國上海音樂學院出版社出版了中文譯本,名為 <聽戲 – 京劇的聲音天地>。有興趣讀譯本的朋友可以找來看看…

音樂思想史 – RILM 出版品

Répertoire International de Littérature Musicale (RILM; 國際音樂文獻叢刊; 國際音樂文獻資料大全)在 2009 年出版了一部大部頭的 Music’s Intellectual History (音樂思想史)。其中包括了 66 篇文章,探討自文藝復興以來(主要為西方)的音樂學術史。 詳細的目錄可從此下載 PDF 檔。 官方網站上的介紹:http://www.rilm.org/publications/publication_Perspectives.html 找時間快來翻翻…

PYGMIES DANCE JAZZ – 天真傲慢探檢者的"紀錄片"

在讀 Huib Schippers 今年剛出版的新書 Facing the Music: Shaping Music Education from a Global Perspective 時,讀到了關於這段影片的描述。到 Youtube 找了一下,居然真找到了這個段落: 這是由來自美國 Kansas 州的一對夫婦,Martin and Osa Johnson,於 1930 年代,在中菲針對 Pygmy 族所拍攝的紀錄片,取名為 Congorilla。看了以後,雖然早就充分瞭解在當時歐美殖民主義盛行時期的背景,但還是令人驚訝於這個紀錄片製片 (Martin) 的無知與不自覺(?)顯露出的傲慢與優越感。難以想像,居然可以想得出要這種「帶給這些小野蠻人」(the little savages)、這些「孩子般的 pygmies」(child-like pygmies),「我們的摩登音樂」的想法。裡面這段話更令人瞠目結舌: 「It was remarkable the way they quickly caught the rhythm of our modern music; sometimes they got out of time, but […]

小 Zoe 求醫記

話說自從上回「百歲醫生訓練法」遭到小 Zoe 「我病,所以我哭」打敗之後,我們夫妻倆又與這個小傢伙奮戰了將近兩個禮拜 (前情請看有女萬事足以及小 Zoe 不舒服了兩篇)。但是情況不但未見好轉,反而這位小格格連白天原本長長的睡眠時間都越來越短,真的是從「晚上不睡覺、白天不起床」演變為「晚上不睡覺、白天照哭鬧」,讓我們夫婦真的是很頭大。 今天終於到了一個月回診之期,要去見 Zoe 的小兒科醫生。自認已經試過各種方法讓小女健康、安靜又乖巧新手父母,準備好好的烤問這位醫生,到底小 Zoe 身體有沒有問題,或是這位醫生到底查不查得出是什麼問題? 好啦,到了診所,照例量了身高體重之後,又等了約 5 分鐘,這位布雪醫生 (Boucher, MD) 才搖搖晃晃的進來。 (以下為部分對話的中文概譯) 本人:醫生啊,我們家小孩哭鬧越來越厲害了,本來是晚上才哭,現在連白天也開始哭了。我們藥也都吃了,按摩也做了,尿布也換了,飯也認真吃了,但是還是不知道為何情況越來越嚴重……我們之前有點擔心不知道是不是奶水不足,還多準備了配方奶,可是她也不太吃…..(以下省略數分鐘…) 布雪:嗯…你們家小孩長得很多啊!短短一週,就又長了一磅多…* 其實一定是吃得很夠的,你們絕對不用擔心吃不飽的問題,也不需要去買配方奶。 *(註)小 Zoe 出生時為 7 磅 13 盎司,目前為 10 磅 10.5 盎司,也就是說,四週的時間長了約 1300 公克。 本人:是喔… 可是她晚上哭鬧的問題怎麼辦呢?吃藥也不見明顯改善,而且她睡眠時間越來越少… 布雪:睡眠時間越來越少是正常的,目前四週大的嬰兒每天約睡 10 到 15 個小時,根據個別的情況有所不同。你也不能強迫他們睡,他們想睡就會睡了。所以是正常的。 本人:可是,一般新生兒不是一天要睡 20 個小時左右嗎? 布雪:那是剛出生….你的小孩已經四週大了,所以是正常的… 本人:可是她都一直哭… 布雪:哭就是他們的現在的工作啊,小嬰兒就是會哭。他們覺得無聊會哭,有需求會哭,餓了會哭,有時候想哭也會哭,所以這是很正常的… 本人:可是她看起來很痛苦喔,腳一直蹬,手也會亂抓,臉上還露出痛苦的表情… 布雪:每對父母都覺得他們小孩哭的時候看起來很痛苦…不用擔心,那很正常…. 本人:那哭太久會不會有問題呢,她可以哭超過兩個小時呢…. 布雪:每個小孩都不一樣,就讓她哭。要讓她哭多久,其實取決於父母可以忍受多久…況且,有在哭,就代表還在呼吸,不是嗎? 本人:她的臉上還長了一些紅疹子,還越來越多… 布雪:那是嬰兒常見的疹子,也是正常的,不用理會它… 本人:(很不死心的)妳都一直說正常,可是小孩子就是一直哭…到底需不需要作進一步的檢查呢? 布雪:(帶著微笑)不用擔心,我們的工作就是判斷正不正常,如果我覺得需要進一步檢查,一定馬上就會作。倒是我看你這麼憂慮,可能反而是父母會需要醫生了…(說笑的口吻).. […]

1931 中國北京的街頭布袋戲(?)表演

這是一段由 Deane H. Dickason 在 1931年用 16 釐米攝影機所拍攝的中國北京的紀錄片,名為 Ghosts of Empire – Peking (暫譯:北京 – 帝國餘魂)。裡面記錄了在 1930 年代北京的日常生活,內容包括市集、街道清掃、理髮、溜鳥等等…當然,這段記錄片所呈現的,是一個西方凝視下的中國,一個透過西方殖民之眼所看到的中國。撇開這個更為嚴肅的議題,至少可以在其中看到一些「片段的真實」。 Peking – Ghosts of Empire 1931 不過,影片中更為吸引我的,是中間有一段一個單獨的街頭藝人的偶戲表演(4’14” – 5’19″)。影片中可以清楚的看到,該名藝人肩挑扁擔,前方吊著的是一布圍的木製小型四角棚舞台,並由一根木頭支撐。扁擔後挑的像是一個鐵籠,裡面裝的應該就是戲偶道具等等。這個形貌,和李斗在《楊州畫舫錄》中的描述相當類似: 「……又圍布作房,支以一木,以五指運三寸傀儡,金鼓喧闐,詞白則用叫顙子,均一人為之,為之肩擔戲。……」(卷十一 – 虹橋錄下 – 39 條) 雖然在影片中無法聽到是否有金鼓喧闐,也沒有辦法聽到其「叫顙子」的聲響為何,但其影片中的表演,的確像是肩擔戲模樣。(事實上,既然由一人操演,如何能夠金鼓喧闐,也令人好奇。或許可以從中國四川的「被單戲」或是湖南的「肩擔戲」表演中看出) 看了這段影片,不由令人聯想台灣布袋戲的歷史,不知早期布袋戲藝人「一人口白、雙手撐偶」的街頭演出,是否也就是類似這等模樣? #題外話,目前所知,台灣的布袋戲發展到 1930 年代末的皇民劇時期,就已經出現用唱片播放,使用歐美古典音樂與日本音樂的形式了。也由於吸收了人劇的表演形式、劇目與音樂,也早已形成劇團制度。像影片中這樣的表演形式,在1930年代的台灣可能極少或甚至不復存在。而台灣一些早期的紀錄片中,不知有否紀錄相關的影像…(至少最早由日人高松豐次郎在1907年所拍攝的《台灣實況の紹介》內應該是沒有的)如果有任何識者知道相關訊息,也煩請告知… 這段影片來自 Youtube 上的 The Travel Film Archive 頻道,裡面有關於世界各地,攝於 1900 到 1970 年代的紀錄片,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過去看看。其官方網站為 http://www.travelfilmarchive.com/。 這個頻道中關於東亞的影片還有: Forbidden City 1940s […]